优质优价机制才能保障蜂农利润最大化,严厉打

近日,笔者对北京、杭州、青岛、郑州、成都等5城市蜂蜜市场2012-2015年跟踪调查得到的数据进行了分析,发现蜂蜜市场价格呈现以下三大特征:蜂蜜价格持续上涨,尤其是产量少、蜜源稀缺的巢蜜、中蜂蜂蜜、椴树蜜、荔枝蜜等品种上升幅度最大;同种蜂蜜产品城市间价格差异大,平均差异率已达13%,远远高于城市间地区食品价格差异;国产普通蜂蜜与进口蜂蜜价差逐渐拉大。

编者按“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养蜂大国和蜂产品生产第一大国,我国目前蜂群数量、蜂蜜产量、养蜂从业人员和蜂蜜出口四个指标均居世界前列。与此同时,我国蜂产品也面临着数量扩张、低价竞销的市场困境。养蜂业巨大的社会生态效益如何挖掘,生产者如何推动蜂产品由传统生产方式向标准化生产转变?本版今日登出一组专家解析和记者调查文章,与读者共享。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蜂产品协会副会长、山东省东营蜜蜂研究所所长宋心仿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建议净化蜂产品市场,严厉打击“指标蜜”。宋心仿说,近年来,蜂蜜市场乱象丛生,鱼目混珠,低成本高利润的“指标蜜”(又称“配制蜜”)十分猖狂,屡禁不止。

蜂蜜价格持续上涨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其一,生产成本逐年上涨。中国蜜蜂饲养方式主要有定地和转地两种,转地放蜂追花夺蜜,产量高,但相应的成本也会增加。根据蜂产业体系经济岗课题组在全国13个省开展的蜂产品生产固定观察点数据,目前养蜂主要成本包括蜂饲料、蜂药、蜂机具、蜂种、雇工、运输费用。转地放蜂模式蜂饲料成本与运输成本在总成本的比重呈现上升的趋势,两项成本占总成本的80%左右。养蜂业机械化水平不高,转地时蜂箱还靠简单的人力搬运,雇工成本也随农村劳动力日益短缺而上升。

给蜂农足够的利润空间出好蜜

所谓“指标蜜”,实际就是假蜂蜜,一般是在20%的蜂蜜里添加80%大米糖浆进行勾兑。不论是在外销还是内销中,“指标蜜”普遍存在,市场上瓶装、精装、散装蜜有之,原料企业大桶、小桶盛装使用,内销大行其势,外贸出口也堂而皇之。“指标蜜”为何如此猖狂?除利益诱惑外,关键是其成分在检测时不仅符合国家蜂蜜标准,甚至符合欧盟标准。现有蜂蜜标准中的检测技术,无法分辨天然或化学合成成分,不能将这些糖浆检测出来,国家标准根本无法规范这种行为。换句话说,“指标蜜”就是赤裸裸的造假,含有大量的食品添加剂和不明成分,危害多,祸患无穷。其危害表现在三个方面:

其二,国内外需求快速增长。北非、亚洲和东欧地区处于经济快速发展阶段,人均需求潜力大,进口需求强烈。而国内对蜂产业的需求也日益增长,2015年,我国蜂蜜产量为50万吨,出口11万吨,国内消费量约35万吨,是2001年国内销售量的2.4倍,人均消费量已达250克以上,十多年间翻了一番还多。在出口贸易壁垒和内需扩大的双重作用下,蜂蜜内销比例逐年增长。按照内销比例75%估算,到2020年我国蜂蜜消费量预计超过45万吨,蜂蜜供需将保持紧平衡状态,价格将呈现逐年攀升态势。

郭少雅

一是严重损害蜂农的利益。造假企业收购2吨蜂蜜,至少可以生产10吨“指标蜜”。根据我国内销和外销份额,现有蜂蜜产量已经供给过剩,从而造成真蜂蜜销不出去,严重危害养蜂业和养蜂人的利益。即使在去年洋槐蜜大幅减产、椴树蜜基本绝收的情况下,年底蜂蜜市场上仍有2000多吨的库存积压。蜂蜜供给过剩,使蜂蜜价格呈下降趋势,蜂农在生产中处于被动不利地位,所生产的蜂蜜卖不出去,蜂农的养蜂积极性势必受到打击。

从近年蜂蜜价格走势来看,蜂蜜的市场价值越来越趋向于保健功能的显效性,也就是说蜂蜜的保健功能已经体现在其商品价格中。然而,由于蜂蜜中80%以上的成分是果糖和葡萄糖,用其他糖类造假或以次充好的浓缩蜜、指标蜜(指符合国家蜂蜜检测指标的勾兑假蜂蜜)不易被消费者辨别,因此成本低廉的伪劣蜂蜜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严重冲击了正常的蜂蜜市场。

拥有世界蜂群九分之一的蜂群量、稳居世界第一的蜂蜜产量以及世界贸易总量四分之一的蜂蜜出口量,我国是当之无愧的养蜂大国。与此同时,我国养蜂业面临着是“数量型大国”,却不是“效益型强国”的尴尬局面:

二是损害了消费者的权益。面对市场上琳琅满目的蜂蜜产品,普通消费者根本无法辨别真假。掺假蜂蜜的形态、色泽、口感等极其逼真,特别是浓度很高、理化指标也很高,完全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然而,“指标蜜”破坏了蜂蜜原有的品质,更不具有天然蜂蜜独特的保健功能。消费者食用了假蜂蜜,不但收不到应有的保健效果,还会无形中增加糖浆的食用量,特别是假蜂蜜中食品添加剂过量,消费者长期服用必定会影响健康。

笔者认为,探讨蜂蜜价格定价策略关键在于建立从原料蜜收购到终端市场优质优价的政策,使蜂农和厂商(蜂产品生产企业、零售商)达到合理的利润最大化,并将产品信息传递给消费者,提高消费者对蜂蜜保健功能的认知度。

中国蜂产品协会对2014年北京地区销售的国产蜂蜜与进口蜂蜜价格进行了调查,国内1300个蜂蜜产品的蜂蜜均价为35.4元/500g,而进口蜂蜜的均价为305.5元/500g,是国产蜂蜜均价的8.6倍。

永利集团官方网站,三是从长远来看,将对养蜂业甚至整个生态系统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大量“指标蜜”的生产销售,导致蜂蜜原料始终供给过剩,致使蜂农生产的真蜂蜜收购价格上不去,将会有越来越多的蜂农弃蜂转行,使养蜂人减少、行业受损。现在我国蜜蜂授粉产业正处在发展初期,随着授粉产业的发展,将需要更多的蜂群,一旦蜂群数量减少,势必影响到授粉产业及农业生产,对整个生态平衡和粮油安全也带来威胁。

为此,笔者提出几点建议。首先,建立从原料蜜收购到终端市场的优质优价机制。根据蜂产业体系经济岗课题组数据,原料蜜收购价格每波美度相差500-2000元/吨,但是当前收购价格差异仍不能覆盖因生产高浓度蜂蜜而产生的产量损失,在目前的价差下,蜂农生产优质蜂蜜的积极性不高。由于经营者和消费者对蜂蜜产品的质量认识模糊,无法鉴别高品质蜂蜜与低浓度、未成熟蜂蜜,导致劣质蜂蜜在市场上流通。政府应采取市场和技术的双重手段帮助消费者鉴别优劣蜂蜜,可将蜂蜜中的重要指标标注在蜂蜜产品的显着位置上。

与之相对应的,是消费者对国内蜂产品的信心不足,“蜜蜂产蜜是不是都喂了白糖水?”、“超市货架上的蜂蜜是不是都兑了糖浆?”,从量的扩张向质的提高转变,是摆在我国养蜂业面前迫切需要解决的课题。

2013年全球气候恶劣,蜂蜜产量大大减少,按说价格应该上扬,但我国蜂蜜行情却未见好转,蜂蜜价格不仅不涨反而有所降低。虽然人人都知道蜂蜜是好东西,可人们却不敢买,足见“指标蜜”的负面影响已经显现。“指标蜜”就是行业内最大的“毒瘤”,而这个毒瘤已经到了不得不开刀的地步。虽然国家严格监管,但惩罚力度显然不够,甚至有些地方政府为了地方利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了“指标蜜”的发展。因此,必须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彻底整顿蜂产品市场。

其次,建立产品信息透明机制。蜂蜜产品信息透明,是政府采取市场和技术的双重手段帮助消费者鉴别优劣蜂蜜的突破口。首先应该规范标注的标示信息,尽可能多地反映蜂蜜的生产地、包装地、生产方式、蜜源种类等信息。由于蜂蜜产品的特殊性,可进一步明确标注和区分原料蜜产地和包装地。由于蜂蜜产品的活性决定了其品质的不稳定性,在制定政策时,政府一方面可以鼓励生产企业将蜂蜜的蔗糖含量和淀粉酶值公布给消费者,另一方面也可通过农产品溯源系统,将蜂蜜的生产、加工、流通等各环节信息记录,形成完整的可追溯体系。利用GIS和GPS等技术,确保标示的可靠性和真实性。其次,规范蜂蜜商品标注,杜绝蜂蜜膏、蜂蜜胶、女人蜂蜜、老人蜂蜜等不规范、易误导消费者的商品标示,明确蜂蜜产品的基本理化指标。

杜绝掺杂使假——

为此,宋心仿建议:

最后,提高消费者对蜂蜜保健功能认知度是营销的关键。消费者作出购买决策时,对蜂蜜保健功能的认知水平影响其支付意愿,认知和支付意愿成正相关关系。消费者在最初购买蜂蜜时,由于对产品缺乏了解,支付意愿较低,而通过一段时间的品尝体验后增加了对产品的认知,了解了产品的保健功能,支付意愿随之提高。同时,蜂蜜的保健功能促使消费者在心理上将其与普通农产品区分,提升了预期价格,在消费习惯逐步形成后,消费者支付意愿趋于稳定。

需要简单可行的检测方法

加大对蜂蜜真伪鉴别技术的研究和投入

“掺杂使假”,被中国农业科学院蜜蜂研究所副所长彭文君认为是眼下影响蜂产品质量安全,扰乱蜂产品市场的主要因素。

目前,蜂蜜掺假、造假技术水平越来越高,单一的检测技术很难保证检测结果的准确性,且现有技术不能辨别天然与合成蜂蜜,这无疑给制假售假者以可乘之机。而大米糖浆并不是最后一站,接下来还可能出现别的东西。这就需要国家加大对蜂蜜检测技术的研究和投入,下功夫拿出切实可行的检测技术,以识别天然与合成蜂蜜。同时建议国家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尽快修改完善国家蜂蜜质量标准,使检查部门打假有法可依,使制假企业无缝可钻。

目前已知的蜂蜜掺杂使假方法,一是往蜂蜜里大量掺入糖浆等较低成本的糖类,或者干脆以糖浆冒充蜂蜜;二是往蜂蜜或糖浆里加入防腐剂、澄清剂、增稠剂等添加剂,用“蜂蜜制品”冒充“蜂蜜”;三是在同样为真蜂蜜的情况下,将价格低的蜂蜜掺入到价格高的蜂蜜中,以次充好。

加强对蜂产品市场的监督管理

蜂蜜的质量检测呈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局面——玉米糖浆和大米糖浆由于检测方法已经成熟,添加量逐渐减少,但其它类型糖浆和混合型糖浆的添加量呈现增加趋势。

严格规范蜂产品企业的生产经营行为,坚决取缔制假售假工厂或作坊。进一步加大对蜂产品市场监督监控力度,全面组织蜂产品市场和质量情况调查,摸清实情,有的放矢,强化手段,出台措施,全面治理。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工商行政、质量监督、卫生等执法部门应相互配合,加速完善行政执法、行业自律、舆论监督、群众参与相结合的市场监管体制,严厉打击制售假冒伪劣产品和虚假宣传、商业欺诈等违法行为,尤其要加大处罚力度,一经发现加重处理,视情节实行刑事、经济处罚同步制裁,使其无喘息之机,堵塞其生存空间,依法维护蜂产品生产经营企业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净化蜂产品市场,推动养蜂事业健康稳步发展。

这同蜂蜜本身的天然属性有关,蜂蜜本身的含糖量高达80%,除了糖和水分之外,矿物质、维生素、生物活性物质等成分的含量极少,可正是这些“极少”的物质,才是蜂蜜的价值所在。然而,受成本和效率影响,目前尚没有适应消费者快速简便地检验检测蜂蜜特殊成分含量的方法,导致蜂蜜的掺杂使假情况不能得到有效遏制。

实现优质优价——

给生产环节留足利润空间

从2011年到2014年,农业部共支持建设了13个“标准化养蜂生产示范”基地,开展技术指导和现场示范,推广现代标准化养蜂生产技术。然而,一对夫妻带一个徒弟,沿着花源“追花夺蜜”的转地养蜂人依旧是我国现阶段蜂蜜原料的主要提供者。

转地养蜂人的“夺”蜜不仅体现在四季奔走追赶蜜源,还体现在很多养蜂人为了提高产量,将本该三四天乃至一星期才成熟封盖的蜜按天割取,从而得到总量较大但品质远不如成熟蜜的非成熟蜜,也称“水蜜”。

天然成熟蜜在营养、风味和活性物质上同“水蜜”有着很大差别,但是其价值却没有在市场上得到体现。蜂蜜产品的利润大多被流通领域所挤占,留给养蜂和加工环节的空间非常小,“优质不能优价”,是养蜂人宁可频繁耗费人力进行割蜜也不愿生产成熟蜜的主要原因。

认识蜂产业的社会效益——

让蜂产品回归价值本位

2015年5月,美国白宫颁布了由美国环境保护局和美国农业部联合起草的《关于保护蜜蜂及其他传粉者的国家战略发展规划》白皮书,将蜂产业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与之有异曲同工之意的,是早在1960年,朱德委员长视察中国蜜蜂研究所时写下的题词:蜜蜂是一宝,加强科学研究和普及养蜂,可以大力增加农作物的产量和获取多种效益。

“蜂产品”只是养蜂业“多种效益”中的一种,却长期以来被当做养蜂业的主要乃至全部收入。

“蜜蜂对于促进农民增收、提高农作物产量和维护生态平衡的重要社会、生态价值被严重低估。”是大多数蜂业研究者和从业者的共识。

美国拥有260多万群的蜜蜂,近一半用于为农作物授粉。而且用于农作物授粉所产生的产值,一年大概是在200亿美元,这个产值是蜂产品本身价值的143倍。蜂农在向果园和农作物农场主提供蜜蜂的同时,用于出租授粉所获得的收入,占养蜂总收入的50%。

而在我国,蜜蜂巨大的农业增产和生态平衡的绿色经济价值被忽视,转地养蜂人面临的,是蜜源地收费、蜜蜂农药中毒等多重压力和风险。

好蜜需从容。唯有让养蜂业的多重价值得到体现,让蜂产品不再是养蜂人主要乃至唯一的经济回报来源,妥善解决转地放蜂人治安、收费、蜂产品销售、蜜蜂农药中毒、人蜂安全等困难。理顺种植农户和蜂农的信息沟通渠道和利益分配机制,养蜂业才能得到健康可持续的发展,蜂产品品质才能从源头上得到保障。

本文由永利集团发布于养殖业,转载请注明出处:优质优价机制才能保障蜂农利润最大化,严厉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