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产养殖,云南昭通大关县

致富,不仅需要明智的判断力,还要勇于尝试新鲜挑战。新沟镇街三大队农户袁竹青尝试着养殖鳜鱼,今年她家的4亩小鱼塘产值高达21万元,她也当之无愧成为了一名养鱼致富能手。

早春清晨,江夏鲁湖烟波浩渺。就在这武汉境内第三大湖的岸边,一座近300亩的家庭农场生机盎然。袁以洲是农场的主人,每天7点他都会召集农场的工人开会,布置一天的工作。“我主要养殖鳜鱼,这可是一个技术活,不盯紧了可是会血本无归的。”15年前,他是远近闻名的粮油商,如今在这片乡土上,他梦想把鳜鱼产值发展到百万元。

核心提示:早春清晨,江夏鲁湖烟波浩渺。就在这武汉境内第三大湖的岸边,一座近300亩的家庭农场生机盎然。袁以洲是农场的主人,每天7点他都会召集农场的工人开会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早春清晨,江夏鲁湖烟波浩渺。就在这武汉境内第三大湖的岸边,一座近300亩的家庭农场生机盎然。袁以洲是农场的主人,每天7点他都会召集农场的工人开会,布置一天的工作。“我主要养殖鳜鱼,这可是一个技术活,不盯紧了可是会血本无归的。”15年前,他是远近闻名的粮油商,如今在这片乡土上,他梦想把鳜鱼产值发展到百万元。 养鳜鱼之初 10万元打了水漂 1998年,袁以洲结束了自己的粮油生意。当时做粮油的人越来越多,利润下滑很快。回到金口街白衣庵村,袁以洲并没有闲着,看着因为村民外出打工而逐渐增多的荒地,他动起了务农的脑筋。 村子紧挨着鲁湖,袁以洲一边在鱼塘里养鱼,一边耕种农作物。开始主要养殖四大家鱼,虽然产量可观,但利润不高。2004年,袁以洲改养价格较高的鳜鱼。由于没有经验和技术,鱼苗存活率低,产量上不去,2006年一次翻塘,更让他近10万元投入血本无归。 赴广东取经 年产值接近50万元 就在2006年那次翻塘之后,袁以洲不仅没有退缩,反而越挫越勇,孤身一人跑到广东学习鳜鱼养殖技术,而且连续去了3次。袁以洲告诉记者,鳜鱼有“三高”:成本高、风险高、利润高。“鳜鱼投入产出比能达到1:2,但本身很娇贵,过去那种不管不问的放养根本行不通。”从广东学成归来,袁以洲的鳜鱼产业立马进入了快车道。 技术,让袁以洲打开了鳜鱼饲养的致富之门,现在他的鳜鱼鱼苗成活率从30%提高到90%,亩产从300多斤提高到近1000斤,年产值接近50万元。“下一步,我要把所有的鱼塘都硬化处理,再完善一下养护环节,亩产量还能进一步提高。产值达到100万元也不是梦。” 个头一般大 鳜鱼游进专卖店 看到鳜鱼在围栏里活蹦乱跳。记者问他,“你养的鳜鱼在武汉哪里能买到啊?”袁以洲笑着说:“一般的菜场可买不到,要到专卖店去才有。” 袁以洲介绍,鳜鱼一般按大中小来区分品相,1斤为小,1.5斤为中,2.5斤为大,符合相应重量标准的鳜鱼称作“标鳜”。老袁说:“我的鳜鱼,吃的饵料鱼都是一般大小,所以长势也很整齐,到了8、9月份,基本都达到1.5斤重左右,都被专营鳜鱼的大型专卖行收购。华南海鲜、起义门等多家大型水产市场的专卖行都有我的鳜鱼。” 如今老袁的鳜鱼生意越做越红火,他计划未来两年扩大养殖规模。而在他的带动下,村里许多人也开始加入到他的农场里,或者合作搞养殖。 专家点评 标准化养殖锁定市场 武汉市农业学校校长罗志军 鳜鱼又被叫做“桂鱼”,肉美味佳,颇受人们喜爱。与“四大家鱼”相比,鳜鱼属于养殖成本高、风险高、利润高的“三高”农产品。袁以洲养殖鳜鱼有两条经验可借鉴:一个是肯下工夫钻研养殖技术,另一个是专养1.5斤左右的标准鳜鱼,锁定了市场。 鳜鱼的利润是“四大家鱼”3到5倍。高利润伴随的是高风险,鳜鱼养殖对水温、水质、饵料的要求比较高。例如,投苗最好选在气温15℃以上的晴天,雨天鱼塘易缺氧;遇到极端高温天气时,需要彻夜蹲守鱼塘,否则极易翻塘等等。如果决定养殖鳜鱼,一定要先学习相关技术,“磨刀不误砍柴工”。 另外,标准化养殖也是打开销路的一个好方法。许多农户养鱼是粗养,一塘鱼里个头有大有小,质量有好有坏,坏鱼淹没了好鱼的价值。如果采取标准化养殖,更容易锁定客户,形成个人的品牌效应,将产品打入超市、专卖店等,扩大利润的同时也稳定了销路。

近日,记者来到木杆镇木杆村海子村民小组的养鱼场,只见这里四面环山,绿树葱郁,鱼池里欢快跳跃的鱼儿和鱼塘纯净清冽的流水,不禁让人想到回归自然和悠闲的田园生活。

41岁的袁竹青和丈夫余崇喜是新沟镇街三大队的专业养鱼户。之前,他们一直喂养四大家鱼,然而经济效益常常不容乐观,于是他们想寻求转变。

养鳜鱼之初

近日,记者来到木杆镇木杆村海子村民小组的养鱼场,只见这里四面环山,绿树葱郁,鱼池里欢快跳跃的鱼儿和鱼塘纯净清冽的流水,不禁让人想到回归自然和悠闲的田园生活。

农户袁竹青:搞了五六年,根本就没有赚到钱。小孩读书,光靠这个塘子,一家人过生活的话,根本就没有结余的钱。

10万元打了水漂

据鱼塘管理员介绍,这里曾是一个荒芜的死水潭,人们还经常会滑到在水潭里。有今天的模样,还得感谢家住木杆村铜厂沟的村民贾正彬的一次偶然。每次忙完事从集镇回家,贾正彬都要路过海子村民小组的这个荒芜死水潭。一次贾正彬不小心在潭边摔了一跤,翻身爬起来后,便坐在潭边休息,看到眼前这个杂草丛生的死水潭,贾正彬突发奇想,觉得可以在这里养鱼,因为这里水源不错、植被茂密、生态环境也很好。贾正彬说干就干,第二天他便买来鱼苗放了进去,八个月后,再钓起这些鱼儿时贾正彬发现,当初的鱼苗现如今都已长得肥硕无比,吃起来也味道鲜嫩。

2012年,他们开始关注鳜鱼的市场行情。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袁竹青果断决定将4亩的小鱼塘改养鳜鱼,并投放了5800尾鱼苗,摸索着养殖技术。

1998年,袁以洲结束了自己的粮油生意。当时做粮油的人越来越多,利润下滑很快。回到金口街白衣庵村,袁以洲并没有闲着,看着因为村民外出打工而逐渐增多的荒地,他动起了务农的脑筋。

于是,贾正彬决定要在这里养鱼,但单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可不行,如果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这样才能进行规模化养殖,才能实现更大的收益。于是贾正彬想到了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把养鱼业纳入合作社,带动更多的乡亲致富。有了这一想法,贾正彬便积极联系渔业部门,他的构想立即得到渔业部门的肯定与支持。

农户袁竹青:中间没出什么差错,蛮顺。有时候想看看鱼,这个鱼蛮难得看得到。有时就用个网子下去捞,捞起来看一下。反正看着鱼确实蛮高兴,一回一回比一回大,没出现什么失误。

村子紧挨着鲁湖,袁以洲一边在鱼塘里养鱼,一边耕种农作物。开始主要养殖四大家鱼,虽然产量可观,但利润不高。2004年,袁以洲改养价格较高的鳜鱼。由于没有经验和技术,鱼苗存活率低,产量上不去,2006年一次翻塘,更让他近10万元投入血本无归。

但让贾正彬在没有“前车之鉴”的前提下要想拉到更多的农户加入养殖投资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在当地也根本没有谁养过鱼,最开始贾正彬也是四处碰壁。最后终于邀请到了加上自己在内的7户农户一起出资筹建。因为信心十足,仅用4个月时间便建起了养殖水面达20亩的鱼池。在这偏远的木杆村,村民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规模的养鱼池。随后,7户农户又共同贷款筹资40万元,到重庆进购了草鱼、鲤鱼、花鲢鱼等品种的鱼苗7万多尾。

第一年丰收季,袁竹青养殖的鳜鱼产量超过5700斤,平均售价卖到26.5元/斤,除去7万元成本,她们净赚8万元。尝到甜头的袁竹青决定第二年加大养殖量,于是在她的4亩小鱼塘里投放了上万尾鱼苗,开始了新一轮的养殖。

赴广东取经

养鱼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今年7月,合作社便经历了一次风险——鱼池里的鱼儿生病了,这让社员们束手无策,经过专家指导,鱼塘消毒,喂药,病情完全得到控制。

农户袁竹青:第二年的话,就心里想着,去年放了那多,又没有死,又没有得病,那我能不能今年把它多放一点,产量会高一点呢?就是那种心情,试着喂一下。

年产值接近50万元

由于渔业部门处理及时,贾正彬他们的鱼池没有出现太大的亏损。而这次经历,也让贾正彬决定要好好一下养鱼技术。于是,贾正彬订阅了水产养殖方面的书籍,并多次到渔业部门请教专家。通过不断的摸索实践,最终掌握了一整套养鱼技术。

养殖鳜鱼需要有十足的耐心,袁竹青大约每隔一周就给它们投放鲮鱼作为饵料。每天晚上,她和丈夫轮流起床,查看增氧机运作情况,避免鳜鱼出现缺氧状况。经过夫妻俩的精心照料,今年年初到五月份,她们一共卖出6000斤鳜鱼,平均每斤鱼的塘口价高达35元,总产值达到21万元,利润也高达11万元。

就在2006年那次翻塘之后,袁以洲不仅没有退缩,反而越挫越勇,孤身一人跑到广东学习鳜鱼养殖技术,而且连续去了3次。袁以洲告诉记者,鳜鱼有“三高”:成本高、风险高、利润高。“鳜鱼投入产出比能达到1:2,但本身很娇贵,过去那种不管不问的放养根本行不通。”从广东学成归来,袁以洲的鳜鱼产业立马进入了快车道。

经过了风险后,贾正彬等几位成员对鱼儿的管护更加小心了,每天清晨7点左右,他们起床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巡塘,检查鱼儿的情况,如果发现鱼儿缺氧,他们会立即打开水中的增氧机。每天两次的巡塘结束之后,接下来是投放草料,有的鱼喜欢吃草,有的鱼喜欢吃饲料。这七万多尾鱼每天要吃草1000多斤,每天的绿色生态饲料也要投放数百斤。

农户袁竹青:相对得比的话,可以说我们的价格是最高的,就是我们压到最后的。虽说压着,人还不是,睡觉哪有睡得踏实呢?经常就是晚上起来看几次塘子,看缺不缺氧,跟它增氧。

技术,让袁以洲打开了鳜鱼饲养的致富之门,现在他的鳜鱼鱼苗成活率从30%提高到90%,亩产从300多斤提高到近1000斤,年产值接近50万元。“下一步,我要把所有的鱼塘都硬化处理,再完善一下养护环节,亩产量还能进一步提高。产值达到100万元也不是梦。”

目前,池里鱼儿的长势喜人——每当太阳照着鱼池,池里的鱼儿一会儿浮在水面,一会儿又调皮地窜入水中,看着着实可爱。而这些也让合作社的社员们对养鱼也有了盼头。

4亩,仅仅相当于4个标准网球场的面积大小,这么一片鱼塘的产值高达21万,着实使袁竹青一家成为了养鱼致富能手。今年,她和丈夫决定将14.2亩的大鱼塘也改养鳜鱼。目前为止,两个鱼塘共投放鱼苗3.6万条,他们也期待着今年能有一个好收成。

个头一般大

据木杆村海子村民小组养鱼合作社管理员介绍,从今年养殖的情况看,能带动创收产值在五、六十万元左右。

新沟镇街三大队副大队长杨斌:袁竹青这一户今年是第三年养殖鳜鱼,在我们大队的鳜鱼养殖户中,她是相对比较成功的。从产量到价格、到效益,对我们大队以后渔业养殖可以起到积极地推动作用。特别是在近一两年,常规养殖利润较低,有的甚至出现亏本的情况下,可以起到积极地带动作用。

鳜鱼游进专卖店

卖鱼也好,养殖技术也好,自己不懂的可以让合作社帮助,参加合作社,让大家吃了定心丸。现如今,越来越多的村民也看到了其中的发展商机,还没有加入合作社的想加入合作社,加入合作社的想再扩大规模。养鱼前景可谓是一片大好,但贾正彬琢磨着这样做只是发展的第一步,要想让周边的群众早日共同奔向小康,还应该采取多种经营、多项发展的思路,利润才会更加可观。于是,贾正彬正和社员们商量,准备再扩大鱼塘规模,在附近建一个农家乐,供人观光旅游,尽享垂钓、休闲之乐。这样不但可以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还可以让周边的群众不外出打工就能挣到钱,让这个荒芜的水潭变成群众致富的“聚宝潭”。

看到鳜鱼在围栏里活蹦乱跳。记者问他,“你养的鳜鱼在武汉哪里能买到啊?”袁以洲笑着说:“一般的菜场可买不到,要到专卖店去才有。”

袁以洲介绍,鳜鱼一般按大中小来区分品相,1斤为小,1.5斤为中,2.5斤为大,符合相应重量标准的鳜鱼称作“标鳜”。老袁说:“我的鳜鱼,吃的饵料鱼都是一般大小,所以长势也很整齐,到了8、9月份,基本都达到1.5斤重左右,都被专营鳜鱼的大型专卖行收购。华南海鲜、起义门等多家大型水产市场的专卖行都有我的鳜鱼。”

如今老袁的鳜鱼生意越做越红火,他计划未来两年扩大养殖规模。而在他的带动下,村里许多人也开始加入到他的农场里,或者合作搞养殖。

专家点评

标准化养殖锁定市场

□武汉市农业学校校长罗志军

鳜鱼又被叫做“桂鱼”,肉美味佳,颇受人们喜爱。与“四大家鱼”相比,鳜鱼属于养殖成本高、风险高、利润高的“三高”农产品。袁以洲养殖鳜鱼有两条经验可借鉴:一个是肯下工夫钻研养殖技术,另一个是专养1.5斤左右的标准鳜鱼,锁定了市场。

鳜鱼的利润是“四大家鱼”3到5倍。高利润伴随的是高风险,鳜鱼养殖对水温、水质、饵料的要求比较高。例如,投苗最好选在气温15℃以上的晴天,雨天鱼塘易缺氧;遇到极端高温天气时,需要彻夜蹲守鱼塘,否则极易翻塘等等。如果决定养殖鳜鱼,一定要先学习相关技术,“磨刀不误砍柴工”。

另外,标准化养殖也是打开销路的一个好方法。许多农户养鱼是粗养,一塘鱼里个头有大有小,质量有好有坏,坏鱼淹没了好鱼的价值。如果采取标准化养殖,更容易锁定客户,形成个人的品牌效应,将产品打入超市、专卖店等,扩大利润的同时也稳定了销路。

本文由永利集团发布于养殖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水产养殖,云南昭通大关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