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户损失惨重,殃及千亩鱼虾

养殖户:施工堵路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中山民众镇沙仔村一泥头车撞倒电线杆引发停电,千亩鱼虾闷死过半,镇村正在协调赔偿方案

核心提示:“湛江坡头区水利局修固堤坝时损坏我的虾塘,导致对虾全部死亡,造成我血本无归,但是,令人费解的是,水利局却把赔偿责任转嫁于村民小组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湛江坡头区水利局修固堤坝时损坏我的虾塘,导致对虾全部死亡,造成我血本无归,但是,令人费解的是,水利局却把赔偿责任转嫁于村民小组。”近日,湛江市南三镇巴东村委会上地聚村养虾专业户张礼华多次反映他的遭遇,羊城晚报记者前往采访时,湛江市坡头区水利局陈局长称:“这是根据我们区里的文件来处理的。” 筑海堤余泥流入虾塘 据了解,南三镇联围大堤修建于1958年,对该镇30多条村庄4万多人和10000多亩虾塘起着重要的保护作用。然而,由于南海大堤坝年久失修,一到台风季节,大堤就面临崩塌的危险。前几年,湛江市将该大堤列入危险海堤。2007年,省政府拨款1.2亿元作为维修加固的专项资金,由于种种原因,该大堤加固工程一拖6年。 经多方努力,2013年,坡头区水利局才制定加固水门至上地聚村的堤段施工方案,由上地聚村无偿提供筑海堤的土方,并于最近开始动工。此举得到村民的响应和支持,村民免费提供土地修堤。至此,海堤加固于2013年年中终于开工,而上地聚村约200米堤段也开始动工了。 村民张礼华向记者反映:“看着大堤加固工程工地热火朝天,联围大堤修固有望,村民的水产养殖及农业生产将不再受水潮威胁,我非常高兴,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些工程人员在施工过程中,竟然无序施工,将就近开挖的余泥大批量堆放在我的虾塘附近,一场暴雨将大量的余泥流入我的虾塘里,造成我已养殖了3个多月的136万尾对虾全部死亡,损失约77万元。我多次找坡头区水利局发包单位和承包工程单位讨说法,但几个月过去了,却无人过问,甚至水利局领导和政府主要领导把责任推给村里,村里负责赔偿。” 施工方借政府文件躲赔偿 近日,记者在上地聚村多位村民及村干部的带领下,来到村民所反映的南海大堤上地聚村堤段,村民张礼华的虾塘就在大堤边,几条死鱼零星漂浮在水面,其邻边有一口塘新近挖起不少的泥巴堆放在塘边。张礼华对记者说,施工队挖泥时,把大量泥土堆放在鱼塘周围,未及时搬到大堤上,他就意识到大雨一冲便麻烦了。为此,他还找过施工方负责人交涉,但施工方却没有重视他的意见,结果挖来修堤的泥料不但没有用到修堤上,反被大雨冲入虾塘,造成对虾全部死亡。 上地聚村干部张华龙指着挖过泥的鱼塘对记者说,这是村集体的鱼塘,每年承包出去均可获1.3万元的租金,但为了支持政府修建大堤,村里把租金退回给承包户,收回鱼塘,让施工队从该鱼塘中取泥修堤,以示对政府的支持。但是,施工队到处堆泥料,并把水沟塞死,2013年8月的一场大雨,造成虾塘无法及时排水,虾大量死亡。这本应由施工方赔偿。然而,施工方却凭借坡头区一纸文件,让村里延长虾塘的承包日期给张礼华,作为补偿张礼华的赔偿款。 官方回应让村里补偿 对村民反映的问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湛江市坡头区水利局陈局长的回应是:这段49公里长的海堤之所以一拖再拖才加固维修,原因是没有施工环境和没有取泥的地方,唯有请群众支持工程,无偿提供取泥场地。在施工过程中,如一旦出现村民的鱼塘虾塘损失,通过该鱼塘虾塘所在的村庄减免租金或延长租期作为对农民的补偿。当时,村干部都非常支持。从修堤以来,其他村庄都有出现过鱼塘虾塘受损的情况,都是按这个方案执行的。目前,出现张礼华等群众养殖生产受损现象,我也很心痛,村民要求赔偿,也合道理,我局也与当地镇政府、村委会、村民小组及村民协商了几次,认为应由所在村根据一定的实际延长村民的租期以抵消其损失。但张礼华却不同意,我们也一直在努力做工作,修围堤必须要占用到张礼华的部分虾塘,暂时无法搞养殖,希望村里给其补偿。 陈局长还说,让村或村委会补偿村民的损失是有依据的,并出示一份《湛江市坡头区人民政府办公室文件》,湛坡府办发「2007」46号《关于加强南三联围达标工程建设管理的通知》,其中内容写着:在施工期间,鱼虾塘需停止养殖的,在施工期间必须停止养殖,停止养殖的时间须按南三联围海堤工程建设办公室通知执行。南三镇政府、各村委会、村民小组要落实承包户的延期年限。对于鱼虾塘停止养殖和承包的事宜,不作经济补偿。南三联围施工期间,鱼虾塘养殖户和周边群众不能干扰施工队伍的正常施工。 “支持国家投资建民生工程,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无偿提供沿线鱼塘给施工方取土料,但不代表施工方可以随意损害虾农利益。坡头区水利局施工时,从没有通知虾农,更没有人通知我们不要放虾苗或收虾,结果才造成我损失。”对于陈局长的回应,张礼华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建设局:防洪大堤禁行机动车

永利集团官方网站 1村民梁伯捧着鱼塘里捞上来奄奄一息的虾一脸无奈,他说这些虾由于缺氧时间太长,已经无法存活,现在只能低价处理。本报记者钟锐钧摄

南方日报资讯:

一边是虾塘,一边是防洪大堤,本来相安无事,岂料因修建绿道,养殖户与施工方发生纠纷:养殖户说,施工挡道,车辆进不来,损失数万元;施工方说,防洪大堤本就禁行机动车辆,何来挡道之说?

本报讯 “30亩的南美白虾还有15天就要上市,今天电一停,一半都死掉沉塘底了。”村民梁十五急得直摇头。昨日凌晨,中山民众镇沙仔村,一辆泥头车撞倒村内高压电线杆,引发全村大面积停电,村内1100亩鱼塘的鱼虾因缺氧死亡过半,估计经济损失过百万。愤怒的养殖户围住肇事泥头车司机追讨赔偿,目前民众镇政府已成立工作组,就赔偿金额进行协商。

520)this.width=520;" border=0>
道滘一水闸被冲垮,河水倒灌两千亩鱼塘猪场成泽国500)this.width=500" border=0>塘鱼被水冲走,附近工地上的人闻讯而来,不是救灾,而是动用蚊帐、网兜来捞鱼

记者 夏亮红

深夜施工撞倒电线杆

昨天早晨,“巨爵”使道滘沉洲岛遭遇一场猝不及防的大水,而许多农户还没走出去年9月份的“黑格比”台风阴影。 昨日凌晨,东江、东江支流草流河中几处防洪涵道未能挡住河水倒灌,道滘镇南城村、闸口村,洪梅镇金鳌沙有多处泥堤被撕开口子,这两个原因导致沉洲岛几乎“沉洲”,2000亩鱼塘和养猪场遭水淹。 猝不及防 这是一场猝不及防的水浸,洪梅鸿溢纺织染整厂成了一个“黑海”。 昨日凌晨2时,东莞的雨开始下得“有点样子”,雨持续下到早上6时,此时,洪梅金鳌沙的路面几乎没有积水。洪梅鸿溢纺织染整厂的工人没有在意工厂院子的排水口,因为出水还比较顺畅。 不料,再过30分钟,院子里的水越排越慢,最后干脆越涨越高,水位最深处,浸到工人的大腿。许多染料来不及搬走,都化到水里,使雨水变成“黑海”。 工人急了,费了很大劲才发现,是工厂出水口被煤球等杂物堵住了。但院子里迅速上升的水位,被工人解释为河水倒灌所致。 绕过鸿溢厂对面的治安岗亭,就能直达道滘沉洲岛。不少车辆从坑坑洼洼的路里撤出,因为前方沉洲岛上行车已经不便。岛上是几千亩的鱼塘和养猪场,只有一条在建的广深沿江高速公路下的路面可以通汽车。但昨日这些路面全都断路,不是因为路面积水过高,就是渔民用挖机在大桥桥墩下筑起土堆,以防止鱼群流走。 河水倒灌 从该治安岗亭往沉洲岛走去,路左边一口鱼塘的水漫过路面,直泻往右边的绿化草种植场,鱼塘和草植场的尽头是一条河。 沿着路走过河上的小铁桥,左边是赵先生的养猪场。由于地势较高,早上6时许出现最高水位时,水只高出地面5厘米左右,对猪场的破坏有限。在赵先生的指引下,记者看到草植场靠河的一端出现两个决堤的口子,每个口子在3米左右。河流中还有一个在建水闸。赵先生说,水闸工事缓慢,以致不能下闸板档住东江的河水倒灌。 再走过满是积水的坑洼路,前方就是在建的广深沿江高速公路。从远处望去,高耸的高架桥墩下的路面仿佛一马平川。早上11时20分左右,随着记者走近,桥墩左边近2000亩陷入汪洋河水中的鱼塘和养猪场逐渐呈现,路边是心情焦虑的渔民架起的鱼网、堆起的土堆,鱼儿不时从记者的脚边游过。被网住的小鳞鱼挂在露出水面的网上无力挣扎,向路人暗示几小时前水位远比当时齐膝水位高许多。 11时43分,记者一行沿路走到广深沿江高速公路第8标和第9标处。路中央被渔民堆起土堆。公路施工处管后勤的周先生说,这场大水绝对是河水倒灌而致。 周先生习惯在早上5时30分起床后骑车去洪梅肉菜市场买菜。昨天他骑车出去时,水还在路面上徘徊。6时许,他在金鳌沙一带看到农户把养殖场里的大猪小猪往高地上赶。他经历过去年的“黑格比”台风,意识到可能会有大水。 在赶回工地前,他先给领导打电话建议做好准备工作。半小时后,周先生的自行车停在水浸过膝的棚房前,无法入内。 泥堤失守 12时许,王景谢用摩托车拦住记者,愁容满面地要求记者到他的100亩鱼塘采访。 摩托车左弯右拐后来到王景谢的鱼塘边。小路两边齐刷刷的都是鱼塘加猪场,鱼塘既养鱼也养虾。若是天气晴朗时来到这里,一口口整齐的池塘也是别样风景,但昨日的池塘连成一片,渔民望洋兴叹,白白看着鱼儿不知所踪。 王景谢打开湿漉漉的手机,一条来自10086的短信:“省政府应急办、省气象局提醒您:强热带风暴‘巨爵’预计15日凌晨到下午在江门台山市与湛江市之间沿海地区登陆,请注意做防御工作。” 他说,想不到与东莞事不关己的“巨爵”也给他闯下大祸。 去年9月24日的“黑格比”造成的破坏,给沉洲岛农户留下深刻印象,“水淹到棚房顶”。 去年,王景谢和老表合伙承包的100亩池塘养虾、养猪,在“黑格比”中,猪棚尽数被掀走,淹死几百头猪,几口大池塘的虾也全部失踪,水退后许多在路上都能捡到拇指大的虾。 王景谢说,去年的台风导致了67万元损失。政府按每亩地500元赔偿,一共赔得5万元。 昨天的大水虽然损害大为减低,但两口大池塘的虾估计也损失惨重,“损失至在20万元左右”。 大水是从哪里来的? 附近鱼塘的秋叔说:“带你到塘边的草流河一看,你就知道个究竟了。” 两处3米长的决堤。 秋叔说,凌晨4时许,草流河的水撒开两个口子。秋叔说,去年“黑格比”,各个镇区都有河堤要加固,但有的镇将工程承包出去后,施工方却多有延误。 12时50分,决堤口子已经没有河水灌入了,堤口折草被水冲刷得服服贴贴伏在泥上,一条草绿色的鱼网也瘫拦在口子上,挂着几条退水时网住的小鱼。蚂蚁成群成群地扛着白色小卵,从草堆搬上口子边上一个破旧的竹棚顶,一艘水泥船被倒灌的河水掀到口子上,斜倚在岸边,半舱子水中许多鱼儿在跳动。 涵道崩溃 除了路面左边的泥堤失守,右边还有东江防洪涵道崩溃。此次被击溃的防洪涵道,据称刚于两个月前完工。 13时15分,记者重新走回桥墩下路面,目力所及,尽是大水。 于先生在沿江高速公路高架桥下,与两名朋友承包了60亩鱼塘。于先生打开一段手机视频:东江的高水位不断冲击大堤,导致涵道四周的土石和水泥板被击垮,瞬间豁开一个2米多宽的口子。很快,堤内的鱼塘都被水泡了。视频拍摄时间是早上7时许。 林先生向记者描述,涵道被击垮后,农户纷纷用饲料袋装土,然后往口子里填,但并不管用。 韦先生说,江里的死猪、死鸡很快都漂进来了。 被击溃的涵道是去年“黑格比”过后修建的,今年7月刚完工。林先生敲开被击溃的涵道一角,石块中的石粉大块大块的掉落,显然在修筑中未使用水泥。 于先生说,他与两名朋友去年刚承包下60亩鱼塘,投资30多万元。现在,“里面养的鱼、虾和蟹,大部分都顺水冲走了,每亩大概至少要损失3000元”。 他还说,在涵道崩溃的一瞬间,3名合伙人叫了几名帮手,不惜用手去捞鱼苗。但人力有限,捞到的鱼才刚好一盆,其中不乏断头断尾的。 随后,为了防止鱼苗进一步外流,他们从高速公路工地请来挖机,筑堤堵塞击溃的涵道。“挖机费用是每小时300元,像往无底洞里丢钱”。

昨日,广东省中山市民众镇群安村养殖户何志明一急之下,将车开到一施工路面工地上,要求恢复道路畅通。何志明说,由于该工地将通往鱼塘的路堵塞,养殖的虾不能及时运出去,导致他在近10日内损失数万元。

民众镇沙仔村紧邻番中公路,村内有1100多亩鱼塘,主要养殖南美白虾、巴鱼、骨鱼等高档水产。

4年前,何志明和苏建森合伙投资20余万元,在民众镇群安村承包了38亩鱼塘,养殖南美白对虾。离鱼塘约200米远的该村老家围水闸防洪大堤,是车辆运虾的必经之路。然而,今年6月底,防洪大堤突然推进绿道建设,路上堆积泥沙,车辆无法靠近鱼塘运虾。

昨日凌晨,与往日一样,村民梁十五睡在鱼塘边的茅草房内,在鱼塘里,19台泵机24小时运作,给鱼虾输送氧气。凌晨零时15分,随着电灯一灭,泵机轰鸣声骤然停息,沙仔村陷入一片漆黑。原来,正在沙仔村道施工现场的泥头车把村内一个高压电线杆撞到,全村顿时停电。

看到这一切后,何志明焦急万分。“这种虾长到一定程度后,如果不捞一批出来,就会增加虾在鱼塘里的密度,不死掉就会发病。”

昨日上午10时,记者看到,倒塌水泥电线杆位于正在修建的村道旁,村道由镇政府出资修建。“村里修路都是晚上10点后才开工,当时工地上有四台泥头车,还有两台挖土机。”梁十五表示,泥头车在给路基倾倒土石时,升起的车厢一下就把电线杆撞倒。

何志明说:“将虾捞上岸的同时,必须立即为虾打上氧气,稍微耽搁就会全部死掉。然而,道路堵塞后,车辆无法靠近鱼塘运虾,以至不能及时给虾打上氧气。”

损失多为贵价鱼虾

据何志明介绍,施工10多天来,批发商不敢来买虾,堆积在鱼塘里的虾死了不少,直接经济损失好几万元。”

永利集团官方网站,“深夜的鱼虾都需要大量供氧,否则很快就会死掉。”停电后,梁十五马上从床上爬起,抬出柴油发电机给泵机送电,但发电机功率有限,只够带动鱼塘内的五台泵机。“我是眼睁睁地看着30多亩虾子活活闷死啊。”由于事发深夜,村内部分养殖户没有存放柴油,鱼虾损失更为严重。

何志明说,他将自己的难处多次向施工方反映,却无人搭理。昨日上午,一急之下,他将车开到工地上,要求恢复路面畅通。市建设局接到反映后,立即派工作人员前往现场处理。昨日下午3时许,路面上的泥沙被清理,已恢复畅通。

昨日上午,记者在梁十五的鱼塘看到,数名渔民正在塘中拉网捕虾。“南美白虾市价卖11元一斤,巴鱼37元一斤,但现在临时捕捞,最多能卖4元一斤”,梁十五表示,30亩虾塘1万斤虾损失起码有7万元,还不算每吨6000多元的饲料费用。

该局工作人员王先生介绍,这条道路是该村老家围水闸防洪大堤,正在推进绿道建设。“按照相关规定,防洪大堤禁止任何机动车辆行驶。所以,施工时不需要考虑是否可通行机动车辆。”

成立工作组进行评估赔偿

王先生说:“接到反映后,出于人道主义,根据鱼塘的实际情况,我们随即将泥沙进行了清理。”

事发当晚,近40户愤怒的养殖户手持木棍,把工地的泥头车团团围住。村民表示,在解决赔偿问题前,任何车辆都不能离开现场,而肇事司机则被村民困在村委会内。民众镇农业办,经贸委、供电等部门闻讯后迅速赶往现场。镇政府有关负责人表示,在镇村两级协调后,目前肇事泥头车车主已承诺赔偿,村委将组成工作组,在评估养殖户的损失程度后给予赔偿。村民提出,因为鱼塘养殖的均为贵价水产品,每亩赔偿起码在4500元。但该数额与镇政府提议的每亩2000元的赔偿额度有较大差距。直至记者截稿时,双方仍在协商中。

群安村村委会阿明表示,以后将按照相关规定决定防洪大堤是否允许机动车辆行驶。

昨天中午11时,沙仔村电力已全面恢复。

南方渔网编辑:吴佩佩

本文由永利集团发布于养殖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养殖户损失惨重,殃及千亩鱼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