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乌鲁木齐菜价上涨,销路不畅牵动万人心

8月蔬菜价格逆势上涨,根本原因到底是什么?乌鲁木齐市周边蔬菜种植供应如何?菜农是否赚得更多了?8月25日,记者前往乌市米东区、安宁渠、五一农场等多个蔬菜基地探访调查。

聚焦乌鲁木齐菜价上涨

已经立夏一个多月,乌鲁木齐市周边村庄里的应季蔬菜陆续上市了。收获的季节,菜农们脸上却难见往日的喜悦。往年不愁销路的各类蔬菜销售不畅,菜农的收入失去了基本的保障。

不仅出车到菜农地头拉菜,自己还花钱雇人去收菜。近日,随着南郊4万亩叶菜成熟,新疆九鼎农产品批发市场商贩晁振也开始忙活起来。

前两茬叶菜赔第三茬减少种植

没赶上趟菜农也没赚上钱

6月11日,新疆都市报记者分别前往米东区、安宁渠镇、青格达湖乡等地多处田间地头,倾听菜农的喜怒哀乐。

7月15日,在板房沟乡菜农马福家的三亩菠菜地里,菜贩晁振正带着工人忙着收割菠菜,马福则坐在地头的树荫下喝茶。

青格达湖乡是乌市叶菜种植基地之一。8月25日,记者来到青格达湖乡6队,已是中午1时许,菜农黄云萍仍在地里忙活,她将地里的快菜铲出来,扒掉黄叶再一把把装箱,下午有专门的菜贩子来地头拉菜,一公斤快菜批发价是3.5元。

菜贩包地种植是趋势但应做好市场调控防止垄断价格

葫芦瓜丰收,菜农开心得合不拢嘴。

晁振说,6月份,北郊叶菜上市,但到7月份,北郊气温高,只能种果菜,这时候南郊叶菜正好上市,弥补了北郊叶菜产量不足的缺陷。

“现在菜价行情这么好,收入还不错吧?”记者上前询问。黄云萍嘴巴一撇:“价钱好是好,但是没赶上趟。”

8月蔬菜价格逆势上涨,根本原因到底是什么?乌鲁木齐市周边蔬菜种植供应如何?菜农是否赚得更多了?8月25日,记者前往乌市米东区、安宁渠、五一农场等多个蔬菜基地探访调查。

喜:地里蔬菜大丰收

“今年叶菜行情好,为了抢菜,我跟不少菜贩子实行打包收购方式:菜贩看好一块地,直接跟菜农商量好价格,然后由菜贩负责收菜和拉运。”晁振说。看似赔钱了,但晁振算了一笔账,以菠菜为例,加上人工费和运费,他一公斤还有0.8元~1元的利润,“地产菜新鲜,销路也不愁,利润还不错。”近几年,随着首府“北菜南移”工程的实施,乌鲁木齐县鼓励农民种菜,加大了对菜农种菜的补贴,还安排技术专家上门指导,今年全县陆地蔬菜达4万亩。

黄云萍家有12亩地,种有苦瓜、辣子、茄子、生菜、油白菜、快菜等。由于前两茬叶菜价格非常便宜,到第三茬时黄云萍减少了叶菜种植面积,“生菜地头批发价涨到10块钱时,我家的生菜还不成熟,现在生菜可以上市了,但价格也降下来了。”黄云萍说。

前两茬叶菜赔第三茬减少种植

葫芦、萝卜、黄瓜、西红柿……6月11日,在乌鲁木齐米东区长山子镇碱梁村的菜地里,菜农刘大闯提着菜篮,穿梭在大棚里忙着采摘成熟的葫芦,嘴角时不时会露出一丝笑容。

15亩地,一亩地4000元左右收益,还不用出人工和运费。马福说,种了二十多年地,农民越当越自在了。

每年,黄云萍将一半的地用来种叶菜,由于第一茬和第二茬叶菜都没赚上钱,到第三茬时黄云萍只种植了4亩叶菜,在种植的5种叶菜中,仅油麦菜赶上了最好的批发价。

青格达湖乡是乌市叶菜种植基地之一。8月25日,记者来到青格达湖乡6队,已是中午1时许,菜农黄云萍仍在地里忙活,她将地里的快菜铲出来,扒掉黄叶再一把把装箱,下午有专门的菜贩子来地头拉菜,一公斤快菜批发价是3.5元。

当日上午11时,新疆都市报记者走进碱梁村的大棚蔬菜种植基地。2014年刘大闯第一次尝试种植8个大棚的葫芦,不到半天他家就摘了3吨多的葫芦,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批发价每公斤1.8元,能有5000元收入。到7月底,仅葫芦收入就能达到2.4万元,后面还能种植秋延晚的蔬菜。

近年来,首府在北郊大规模陆地蔬菜的基础上,大力在南郊地区发展温室大棚、反季节陆地蔬菜。全市蔬菜面积达到26万亩,基本确保了北郊、南郊5~11月份地产蔬菜能够交替上市。市农牧局农业处副处长段金荣说,26万亩交替上市的蔬菜年产近70万吨,占全市夏秋季蔬菜流通量的70%。

“今年种植的第一茬叶菜,地头收购价才三五角钱一公斤,卖一个大棚的叶子菜,才四五百块钱,还不够种植成本;第二茬叶菜上市时八九角钱一公斤,又没赚上钱,就第三茬叶菜赚了点,但填补上前两茬叶菜赔掉的,到现在还是没赚上钱。”黄云萍说。

“现在菜价行情这么好,收入还不错吧?”记者上前询问。黄云萍嘴巴一撇:“价钱好是好,但是没赶上趟。”

不光是碱梁村的葫芦抢鲜上市,记者在吴家梁村也看到菜农种植的辣椒、黄瓜、萝卜、豇豆、西红柿等10多个品种的蔬菜均已经开始采摘。看着自家地里的蔬菜长势好、品质优,40岁的李红斌笑得嘴都合不拢,原先是以跑运输为主的他,今年选择种植30个大棚的萝卜、白菜、豆角等蔬菜,这让他体会到了丰收的喜悦。李红斌说,蔬菜丰收,如果市场菜价再好些,大家种植大棚蔬菜的信心就更足了。

跟黄云萍一样,同在一个生产队的李翟成今年种叶菜也没赚上钱,“第一茬叶菜地头收购价0.35元/公斤,当时我气得铲掉两个大棚的叶菜,然后种上了瓠瓜,去年瓠瓜行情好,卖到两块多钱一公斤,但没想到现在瓠瓜成熟了,地头收购价才三四角钱一公斤,连种两茬菜都亏了。”李翟成说。

黄云萍家有12亩地,种有苦瓜、辣子、茄子、生菜、油白菜、快菜等。由于前两茬叶菜价格非常便宜,到第三茬时黄云萍减少了叶菜种植面积,“生菜地头批发价涨到10块钱时,我家的生菜还不成熟,现在生菜可以上市了,但价格也降下来了。”黄云萍说。

蔬菜丰收的还有青格达湖乡的严树登一家。今年虽然风雪天气多,但为了保证收成,严树登没少在那30多亩地里下功夫,光是肥料就投入了5万多元。皇天不负有心人,今年地里蔬菜的长势出乎意料得好。萝卜、芹菜、苦瓜、芹菜……一畦畦、一亩亩绿油油的景象,让严树登觉得当初的付出是值得的。“农民嘛,不就是图个好收成,卖个好价钱嘛。”严树登说。

由于瓠瓜收购价太低,李翟成也没心思再好好管理瓠瓜,瓠瓜藤长了虫子也没打药,原来的小瓠瓜已长成南瓜那么大,直到掉到地上也没摘。

每年,黄云萍将一半的地用来种叶菜,由于第一茬和第二茬叶菜都没赚上钱,到第三茬时黄云萍只种植了4亩叶菜,在种植的5种叶菜中,仅油麦菜赶上了最好的批发价。

然而这种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

记者见到李翟成时,他正在地里扒瓠瓜藤,两块瓠瓜地中已有一块瓜藤被扒掉,种上了油白菜、快菜。“还有一块地的瓠瓜藤也准备扒掉,种生菜和油麦菜。”李翟成说。

“今年种植的第一茬叶菜,地头收购价才三五角钱一公斤,卖一个大棚的叶子菜,才四五百块钱,还不够种植成本;第二茬叶菜上市时八九角钱一公斤,又没赚上钱,就第三茬叶菜赚了点,但填补上前两茬叶菜赔掉的,到现在还是没赚上钱。”黄云萍说。

愁:价低难卖急煞人

才半小时工夫,地里扒拉出来的老瓠瓜已扔了一大堆,这些扔掉的瓠瓜只能喂牛喂羊。

跟黄云萍一样,同在一个生产队的李翟成今年种叶菜也没赚上钱,“第一茬叶菜地头收购价0.35元/公斤,当时我气得铲掉两个大棚的叶菜,然后种上了瓠瓜,去年瓠瓜行情好,卖到两块多钱一公斤,但没想到现在瓠瓜成熟了,地头收购价才三四角钱一公斤,连种两茬菜都亏了。”李翟成说。

当日6时,天刚蒙蒙亮,严树登一家老少就在地里忙活铲菜了。因为菜贩子今天要来收菜,所以要赶早准备。纵然人多手快,把菜贩子需要的菜品准备好的时候,已是8点多了。

记者从青格达湖乡6队了解到:受前两茬叶菜不赚钱影响,第三茬叶菜种植面积缩减30%左右。

由于瓠瓜收购价太低,李翟成也没心思再好好管理瓠瓜,瓠瓜藤长了虫子也没打药,原来的小瓠瓜已长成南瓜那么大,直到掉到地上也没摘。

“往年这个月份,已开始赚钱了。今年行情不行,要么菜贩子不收,要么就是收菜价钱低。”严树登无奈地指着车上鲜嫩的油麦菜,“这么好的菜心,贩子收的价钱只有1.5元/公斤,往年都是两三元。”说起今年的好收成,严树登无奈地笑笑,“有什么用?卖不出去。”他今年种了4亩地的红心萝卜,到现在已经扔了一大半。“采摘期的时候没人过来收,只能眼睁睁看着萝卜快起苔了,到时候萝卜硬的像树根一样更没有人要。”他告诉记者,前几天,不少得到消息的老太太专门从乌鲁木齐赶过来,到地里来免费拔萝卜。

旱死或早熟形成供应缺口

记者见到李翟成时,他正在地里扒瓠瓜藤,两块瓠瓜地中已有一块瓜藤被扒掉,种上了油白菜、快菜。“还有一块地的瓠瓜藤也准备扒掉,种生菜和油麦菜。”李翟成说。

上午10时30分,陆陆续续有其他满载着各种蔬菜的菜农将三轮车停在严树登的旁边,他们也是来等菜贩子的。“生菜0.8元/公斤,上海青1.2元/公斤,娃娃菜1.5元/公斤,今年这价格也太低了。”54岁的欧阳玉说,如果菜价再便宜一点,他宁愿出去打工,挣那一天150元的劳务费也不种菜了。

记者从新疆九鼎农产品批发市场了解到:目前供应乌市的叶菜主要来自南山、米东区、青格达湖乡、西山等地。一般在乌市周边一块地一年能种植四五茬叶菜,每茬叶菜生长周期为45天左右,其中来自青格达湖乡的叶菜4月初就可以上市销售。

才半小时工夫,地里扒拉出来的老瓠瓜已扔了一大堆,这些扔掉的瓠瓜只能喂牛喂羊。

11时20分左右开始,三辆小货车陆陆续续开过来。每辆车停下的时候,菜农们都会朝驾驶室张望,看来人是不是自己要等的菜贩子。严树登第一筐菜成交,30公斤卖了20元。“从早上6点到现在,饭都没吃,就为了这20块钱。”严树登的妻子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却也没办法。

除受价格波动因素影响叶菜种植外,叶菜产量比较大的南山片区今年则遇到旱情,“今年7月份高温天时,因为缺水,刚出苗不久的香菜有一半苗子被烫死在地里。”在水西沟乡种菜的菜农刘金福说。

记者从青格达湖乡6队了解到:受前两茬叶菜不赚钱影响,第三茬叶菜种植面积缩减30%左右。

在米东区羊毛工镇蒋家湾村的田间地头,直到上午11时,才有一辆约2吨的货车停在路边。今年48岁的苏涛,550个大棚种植了辣椒、西红柿、娃娃菜、黄瓜等10多个品种的蔬菜,有60%已经开始采摘了。苏涛说,往年这个时候应季蔬菜上市,九鼎一级批发市场和菜贩子就早早打电话预约或是到地里等着了,那时每天的销量都是3吨左右,现在隔上一两天能拉走一吨左右的蔬菜就不错了。

同样,在仓房沟租地种植菠菜的菜农夏敏,7月份种的菠菜也有一半被旱死。“天热到41℃那天,菠菜都晒蔫了,要水没水,过了3天水来了,等水浇过去晒蔫的菠菜已缓不过来,全被水淹死了,总共死了6亩地菠菜。”夏敏说。

旱死或早熟形成供应缺口

和苏涛有着同样困扰的还有米东区古牧地镇小破城村的马文明。马文明说,现在蔬菜的销量整体下降,等到7、8月,大面积的应季蔬菜都要上市,那个时候滞销的蔬菜会更多,不仅价格低,连销路都是问题。

乌市南部片区缺水导致叶菜枯萎,而在北部片区种植的蔬菜,则因为热风把蔬菜早早催熟,形成部分果菜几天内扎堆上市,之后又形成新的供应缺口的情况。

记者从新疆九鼎农产品批发市场了解到:目前供应乌市的叶菜主要来自南山、米东区、青格达湖乡、西山等地。一般在乌市周边一块地一年能种植四五茬叶菜,每茬叶菜生长周期为45天左右,其中来自青格达湖乡的叶菜4月初就可以上市销售。

忧:缺乏渠道无销路

“天儿太热,本来一株西红柿上结的柿子,陆续在一个月内成熟,结果热风一刮,一星期内无论大小全都红了,不得不全摘下来卖。”五一农场菜农徐玉柱说。

除受价格波动因素影响叶菜种植外,叶菜产量比较大的南山片区今年则遇到旱情,“今年7月份高温天时,因为缺水,刚出苗不久的香菜有一半苗子被烫死在地里。”在水西沟乡种菜的菜农刘金福说。

作为一名菜贩子,田浩明的工作就是先去地里收菜,然后批发给菜店或者自己摆地摊。可自从5月底之后,他没有了摆地摊的地方,只能批发给菜店。“批发价当然没有零售价高了,而且批发给菜店,我们基本上挣不到钱。”田浩明说,来收菜的菜贩子很多是为了自己零售的,现在零售的路走不通,租个商铺又额外增加成本,有些人就干脆不收菜了。“没人收菜,菜农的菜就卖不出去。”

据新疆北园春市场统计,7月底8月初,因早熟西红柿扎堆上市,批零价从两三元一公斤降到2元以下,最低降到1.4元/公斤,而自8月中旬起因西红柿供应出现缺口,价格一路上涨,到目前批零价已涨到4.8-5元/公斤。

同样,在仓房沟租地种植菠菜的菜农夏敏,7月份种的菠菜也有一半被旱死。“天热到41℃那天,菠菜都晒蔫了,要水没水,过了3天水来了,等水浇过去晒蔫的菠菜已缓不过来,全被水淹死了,总共死了6亩地菠菜。”夏敏说。

进入5月后,供应首府的蔬菜销量和价格受到了很大影响,直接导致菜农的蔬菜销量下降,又因为缺乏新的销售渠道,整个乌鲁木齐市的蔬菜批发销量也跟着下降。

徐玉柱家种植了上百亩蔬菜,每年种植10种蔬菜,最近蔬菜虽然逆势上涨,但徐玉柱也感慨说没赚上钱,“天气热,菜要浇更多的水,平常种的菜一星期浇一次水,天气热每天都得浇水,还有雇人摘菜的工钱也涨了,平常100块钱一天,天气热一下涨到150块钱一天,就这样还找不到人”。

乌市南部片区缺水导致叶菜枯萎,而在北部片区种植的蔬菜,则因为热风把蔬菜早早催熟,形成部分果菜几天内扎堆上市,之后又形成新的供应缺口的情况。

苏涛说,往年米东地区有90%左右的蔬菜都供应首府市场,只有少数的蔬菜被运往昌吉、五家渠等地,在没有新的销售渠道的情况下,今年的蔬菜只能滞销在田间地头。

菜农难赚钱干脆把地包给菜贩

“天儿太热,本来一株西红柿上结的柿子,陆续在一个月内成熟,结果热风一刮,一星期内无论大小全都红了,不得不全摘下来卖。”五一农场菜农徐玉柱说。

在乌鲁木齐九鼎一级批发市场,往年这时候批发市场里的车少且蔬菜大多已经批发得差不多了。做批发蔬菜生意5年的李贵成说,虽然批发市场里的各种应季蔬菜的批发价格浮动不大,但销量却远远不如往年。“黄瓜从地里批发的价格是2.2元/公斤,市场的批发价格是2.8元/公斤,这比去年的价格稍微高点。”他说,他们凌晨2点多就把车开到批发市场向外批发,以往差不多4点就有不少摊贩过来购菜,但今年一般5点多才陆续有人过来,以前一两天就能将蔬菜批发完,现在等上三四天也不见得能批发掉。

菜价跌,农民的菜烂地里,菜价涨,菜农仍难赚到钱。菜价起起落落,菜农并无话语权,乌市周边一些菜农干脆将地包给菜贩种。

据新疆北园春市场统计,7月底8月初,因早熟西红柿扎堆上市,批零价从两三元一公斤降到2元以下,最低降到1.4元/公斤,而自8月中旬起因西红柿供应出现缺口,价格一路上涨,到目前批零价已涨到4.8-5元/公斤。

从3月初,米东区的菜农就开始着育苗、移栽,现在好不容易蔬菜上市了,却没有了销路,这可把菜农们都愁坏了。越来越多的菜农、蔬菜批发商把希望寄予蔬菜直销点和超市。

米东区三道坝新庄子村是有名的大葱村,10年前这里家家户户都种植大葱,“大葱最便宜时,地头价仅两角钱一公斤,行情最好时也没超过1块钱一公斤,大葱的价钱都是菜贩子说了算,每年大葱种到地里,心里一点谱也没有,赔赚只能靠运气。”新庄子村综治办主任邱金成说。

徐玉柱家种植了上百亩蔬菜,每年种植10种蔬菜,最近蔬菜虽然逆势上涨,但徐玉柱也感慨说没赚上钱,“天气热,菜要浇更多的水,平常种的菜一星期浇一次水,天气热每天都得浇水,还有雇人摘菜的工钱也涨了,平常100块钱一天,天气热一下涨到150块钱一天,就这样还找不到人”。

乐:入地采购,菜农开心,居民吃菜更便宜

年年种大葱,年年难赚钱,后来农民不再种葱,种植面积减少导致大葱涨价,这时菜贩开始介入种植大葱。

菜农难赚钱干脆把地包给菜贩

菜农菜难销,居民期望吃到新鲜便宜的蔬菜,为解决这一难题,各部门出谋划策。6月初,首府积极推进“菜篮子”工程,除了原有450家社区蔬菜直销点外,又增加了27个蔬菜直销点,部分区县的社区蔬菜直销点也开始采用入地采购的方式,解决菜农销量下降和缺少销售渠道的问题。

“大概五六年前,村里来了一些菜贩子包地种菜,他们一包就是上百亩,雇人种大葱,到现在整个村的菜地,60%-70%包给批发市场菜贩子种菜了,还有20%左右的菜地包给苗木商种树苗。”邱金成说。

菜价跌,农民的菜烂地里,菜价涨,菜农仍难赚到钱。菜价起起落落,菜农并无话语权,乌市周边一些菜农干脆将地包给菜贩种。

目前,小破城村的30户菜农近1200亩蔬菜地已与专门给米东区蔬菜直销点配送蔬菜的家和万事兴公司签约,这里已经丰收的芹菜和即将上市的西红柿、黄瓜、辣椒、豇豆等应季菜,都将会直接从地里采摘后,直接送到米东区的各个社区蔬菜直销点里。

最近一两年,这些来自批发市场的菜贩在新庄子村除包地种大葱外,还种植香菜。“包地的地价是400块钱一亩,若是我们出肥料、出劳力将香菜种好,他们一亩地给1000块钱,菜贩子一般不来农村,他们都在批发市场批发菜,等我们把菜种好了给他们打电话,他们就来拉菜了。”新庄子村农民张景台说。

米东区三道坝新庄子村是有名的大葱村,10年前这里家家户户都种植大葱,“大葱最便宜时,地头价仅两角钱一公斤,行情最好时也没超过1块钱一公斤,大葱的价钱都是菜贩子说了算,每年大葱种到地里,心里一点谱也没有,赔赚只能靠运气。”新庄子村综治办主任邱金成说。

菜有了销路菜农最高兴,毛芹菜按照2、5元/公斤收购,仅马志新的7亩菜地就让他赚了6万多元。“以前我们都是自己联系菜贩子,自己卖,现在跟供销社合作,他们的价格给的比较合理,还有专门的配送车来地里拉,给我们节省了不少运输费用,希望能与更多的配送公司合作。”马文明说。

张景台家10亩地全包给菜贩子种植香菜,一年种植三茬香菜,连带包地收入和给菜贩打工种菜收入,一年能挣2万元,而要是自己种菜卖,菜价行情好时种10亩地大葱能挣1.6万,碰到大葱行情不好时只能挣三四千块钱。

年年种大葱,年年难赚钱,后来农民不再种葱,种植面积减少导致大葱涨价,这时菜贩开始介入种植大葱。

菜农寻到了销路、配送公司节省了运输成本、市民吃到了新鲜又实惠的蔬菜,米东区商务局正在积极探索着跟本地蔬菜种植合作社建立对接关系,为更多居民送去新鲜实惠的蔬菜。“我们目前已经跟米东区4家蔬菜合作社对接,再过一周时间,米东区本地的各类新鲜蔬菜将全部上市,到时候我们米东区蔬菜直销点里的很多菜品,会比其他地方的菜便宜20%到30%,而且直接从田间地头拉到店里,保证新鲜!”米东区商务局局长庄永军说。

永利集团官方网站,“菜农经过核算后,觉得自己种菜不划算,现在绝大多数都将地包给菜贩种植,自己夏天种菜,冬天进城打工,一年收入也能落上3万元。”邱金成说。

“大概五六年前,村里来了一些菜贩子包地种菜,他们一包就是上百亩,雇人种大葱,到现在整个村的菜地,60%-70%包给批发市场菜贩子种菜了,还有20%左右的菜地包给苗木商种树苗。”邱金成说。

据天山区蔬菜办公室主任杨帆介绍,目前,已经从五家渠、安宁渠、吐鲁番等产地运了15吨的蔬菜到直销点。

事实上,目前不止是米东区的菜农将菜地包给菜贩子种,包括五一农场、南山等地,越来越多的蔬菜地被批发市场菜贩子包去种植,还有菜贩在南山包上千亩地种植洋葱。

最近一两年,这些来自批发市场的菜贩在新庄子村除包地种大葱外,还种植香菜。“包地的地价是400块钱一亩,若是我们出肥料、出劳力将香菜种好,他们一亩地给1000块钱,菜贩子一般不来农村,他们都在批发市场批发菜,等我们把菜种好了给他们打电话,他们就来拉菜了。”新庄子村农民张景台说。

已经立夏一个多月,乌鲁木齐市周边村庄里的应季蔬菜陆续上市了。收获的季节,菜农们脸上却难见往日的喜悦。往年不愁销路的各类蔬菜销售不畅,菜农的收入失去了基本的保障。

对此,自治区农业厅相关负责人认为,菜农将菜地包给菜贩种植,并非一件坏事,这是农业产业化的发展趋势,但在蔬菜种植规模集中化同时,流通环节也应做好市场调控,防止菜贩联合垄断部分单一产品蔬菜菜价。

张景台家10亩地全包给菜贩子种植香菜,一年种植三茬香菜,连带包地收入和给菜贩打工种菜收入,一年能挣2万元,而要是自己种菜卖,菜价行情好时种10亩地大葱能挣1.6万,碰到大葱行情不好时只能挣三四千块钱。

6月11日,新疆都市报记者分别前往米东区、安宁渠镇、青格达湖乡等地多处田间地头,倾听菜农的喜怒哀乐。

“菜农经过核算后,觉得自己种菜不划算,现在绝大多数都将地包给菜贩种植,自己夏天种菜,冬天进城打工,一年收入也能落上3万元。”邱金成说。

事实上,目前不止是米东区的菜农将菜地包给菜贩子种,包括五一农场、南山等地,越来越多的蔬菜地被批发市场菜贩子包去种植,还有菜贩在南山包上千亩地种植洋葱。

对此,自治区农业厅相关负责人认为,菜农将菜地包给菜贩种植,并非一件坏事,这是农业产业化的发展趋势,但在蔬菜种植规模集中化同时,流通环节也应做好市场调控,防止菜贩联合垄断部分单一产品蔬菜菜价。

本文由永利集团发布于农业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聚焦乌鲁木齐菜价上涨,销路不畅牵动万人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