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集团官方网站】省人大常委会专题询问水

9月26日,省人大常委会就水污染防治情况开展了专题询问。省政府副省长赵建才与省发改委、省环保厅、省财政厅、省工信厅、省水利厅、省住建厅、省国土资源厅、省农业厅、省卫生厅、省畜牧局等10位厅局主要负责同志轮流接受12名省人大常委会委员与省人大代表的提问。当前,全省水环境虽然总体有所改善,但局部尚未遏制、形势依然严峻、压力继续加大。全省水资源污染主要存在五方面原因,即污水处理厂不能完全满足需求、农药污染、畜禽业养殖污染、工业排污、医疗污水。

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李建伟:我省水环境实际情况怎样?

省环保厅厅长张庆义:总体有所改善、局部尚未遏制、形势依然严峻、压力继续加大。黑泥泉河、洺河、惠济河、蟒沁河、卫河等没有天然径流的河流还未完全消除“黑臭”现象,汤河、沙河等个别河段污染纠纷时有发生。2012年,全省83个断面中,仍有21.7%为劣V类水质;监控的23座大中型水库,石漫滩水库、宿鸭湖、孤石滩水库等3座湖泊出现了富营养化,水体纳污能力超过环境承载力。

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关少锋:我省地下水水质状况怎样?

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盛国民:根据对我省平原地区地下水质监测情况来看,含水层埋深60米到100米的浅水层,大部分水质较差,从分布面积上看,水质良好或比较好的有22600平方公里,占调查总面积108520平方公里的21%,主要分布在山前平原地带。我省水质较差和极差的有85600平方公里,占调查总面积的79%,主要分布在黄淮海平原地区,其中水质极差的有4000平方公里,呈点状片状,分散在豫东豫北等地区,尤其是遭到严重污染的河流,受河水入侵影响,其周边的浅水层水质都不好。这些浅层水主要污染物有化学耗氧量、硝酸银、亚硝酸盐、氨氮和某些重金属。

但是,我省含水层埋深在100米到500米的中深层含水层,水质都好于浅水层,总体上,水质比较稳定。

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谢国生:农村饮用水安全状况如何?

省水利厅厅长王小平:我省有一半以上的农村人口存在着饮用水中氟、砷超标,苦咸水以及水量不足等问题。目前,我省共有4700万农村人口和666万农村在校师生饮水安全问题纳入国家“十一五”和“十二五”规划,总投资247亿元。纳入人数和投资总量在全国位居第一。

水污染“祸首”之一:

污水处理厂不能完全满足需求

省住建厅厅长刘洪涛:我省大规模建设城镇污水处理厂始于1997年,目前,全省投入运营的污水处理厂共191座,建成规模727.69万吨/日。去年年底,对全省运营一年以上的146座县级以上污水处理厂进行绩效考核,除西平县、开封县和温县三个污水处理厂不规范外,其他全部达标排放、规范运营。三个污水处理厂限期整改到位。目前,全省县级以上城市生活污水处理率为84.38%,但是,建制镇污水处理率仅为8.79%,管网配套不完全到位。

随着生活污水排放量不断增加,我省现有污水处理设施和污水处理能力还不能完全满足需求。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是资金紧张,“十二五”期间,我省污水处理厂建设资金缺口156亿元;另外,我省还有53座污水处理厂为二级处理标准,达不到国家最新颁布的标准,需要进行集中改造;多数城市污水处理厂污泥采取填埋方式处理,存在二次污染。

水污染“祸首”之二:

农药污染

省农业厅厅长朱孟洲:随着农业发展,化肥、农药投入品使用量也大幅增长,2012年我省化肥使用总量、农药使用总量同比上年增长16.67%和11.81%。大量氮磷元素及农药经地表径流或淋溶进入水体,对地下水和地表水造成了污染。下一步,将采取有机质技术、秸秆还田等形式代替化肥使用。

水污染“祸首”之三:

畜禽业养殖污染

省畜牧局局长宋虎振:调查发现,大型规模化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较完善,中小规模养殖场设施正在加快更新改造,散养户粪污贮存设施条件较差。下一步将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建设粪污处理利用设施。完成了南水北调丹江口库区、信阳南湾水库等禁养区1360多家养殖场的拆除或搬迁。今后将引导养殖户发展家庭牧场,退出庭院、退出村庄、退出水源地。

水污染“祸首”之四:

工业排污

省工信厅厅长王照平:2012年我省工业用水量为60.5亿立方米,占全社会用水总量的25.4%,而废水排放量为13.7亿立方米,占全社会废水排放总量的34%。我省工业结构偏重,总体呈现出用水量大、废水排放量大、用水效率总体不高的特点,结构性污染问题十分突出。

本文由永利集团发布于林业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永利集团官方网站】省人大常委会专题询问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