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都是,飞播造林改变西部水土流失状况

    据新华社报道,近年来,随着天然林保护工程的实施,宁夏回族自治区通过飞播造林和封山育林相结合的方式,有效改变了当地水土流失状况。
    目前,我国荒漠化土地为263.62万平方公里,沙化土地173.97万平方公里,还有不少宜林荒山、荒地。特别是西部地区,风沙干旱频繁,沙化和水土流失严重,是我国生态最为脆弱的地区,人工造林难度很大。
    宁夏是西部地区土地退化最为严重的省份之一。自治区林业局副局长刘荣光说,飞播造林和封山育林是宁夏天保工程的主要建设内容,也是全区营造林的重要方式。飞播造林的应用,显著改善了西部地区的生态环境,在加速西部生态建设的进程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据介绍,飞播造林具有速度快、省劳力、投入少、成本低、不受地形限制等优点,能深入交通不便的偏远山区、沙区等难造林地区,在短期内恢复植被,遏制水土流失和土地荒漠化。我国飞机播种造林的重点已经从东南部地区转移到西部地区。“十五”期间,我国西部省份共完成飞播造林267.3万公顷,占全国飞播造林面积的85.8%。
    数据显示,截至2005年底,宁夏飞播造林核实合格面积达98.96万亩。据了解,我国将继续调整飞播造林布局,把长江上游、黄河上中游、广大沙区等生态脆弱的西部地区作为飞播造林的重点区域。
    我国飞播造林试验始于1956年的广东,1959年在四川首次获得成功。50年来,飞播造林大大加快了国土绿化进程,特别是通过在人烟稀少的边远高海拔地区、水土流失严重的石质山地、黄土高原、四大沙地等地区成功进行大面积飞播造林,有效改变了我国森林资源分布不均的状况。(中国绿色时报  2006-12-20)

飞机播种已经成为我国林业生产的重要方式,但是,来自国家林业局造林司的统计数据显示,近15年来,我国飞播造林规模呈现下降趋势,飞播造林的地位和作用亟待强化。

  如果要一口气说出10个令人担忧的环境问题,雾霾、水污染、土壤污染、垃圾围城、沙尘、水土流失、生态环境退化……这一串熟悉的词汇几乎可以脱口而出。这其中,沙尘、水土流失、生态环境退化都能找到同一个元凶,那就是曾被称为“地球的癌症”的荒漠化。
  2015年12月2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了第五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情况发布会。监测数据显示,我国荒漠化土地和沙化土地面积自2004年出现缩减以来,已经连续10 年保持了“双缩减”。但目前,我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分别仍占国土面积的1/4以上和1/6以上,成为我国最为严重的生态问题。
  “地球癌症”总体得到遏制   长期有“地球癌症”隐患的我国,“癌症”的状况现在怎么样了?“癌细胞”是否减少?下一步又该如何治疗荒漠化与土体沙化这个“癌”呢?
  在国务院新闻办2015年12月29日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介绍,为了掌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情况,我国每5年组织开展一次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工作。第五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监测工作从2013年开始,历时2年多,组织了5000多名技术人员参与,综合运用了遥感、地理信息、全球定位和地面调查技术,获得了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现状及动态变化的最新数据。
  “我国荒漠化土地和沙化土地面积自2004年出现缩减以来,已经连续10年保持了‘双缩减’。”张建龙表示,第五次监测结果显示,截至2014年,全国荒漠化土地面积261.16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27.20%;沙化土地面积172.1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17.93%;有明显沙化趋势的土地面积30.03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3.12%。实际有效治理的沙化土地面积20.37万平方公里,占沙化土地面积的11.8%。
  根据国家林业局同日发布的《中国荒漠化和沙化状况公报(2015年)》(以下简称“公报”),第五次监测结果与第四次监测(2009年)相比有明显好转,呈现整体遏制、持续缩减、功能增强的良好态势。
  与上次监测相比,荒漠化和沙化面积除了持续“双缩减”外,年均减少幅度也有所增加。全国荒漠化土地面积由262.37万平方公里减少到261.16万平方公里,净减少12120平方公里,年均减少2424平方公里。沙化土地由173.11万平方公里减少到172.12万平方公里,净减少9902平方公里,年均减少1980平方公里,与第四次监测期内的年均减少1717平方公里相比,减少的幅度有所增加,也就是前五年每年减少了1717平方公里的沙化面积,现在年均减少1980平方公里,减少速度明显在增加。
  监测还发现,我国荒漠化和沙化程度继续减轻,呈现出由极重度向轻度转变的良好趋势。从荒漠化土地看,极重度减少2.83万平方公里,轻度增加8.36万平方公里;从沙化土地看,极重度减少7.48万平方公里,轻度增加4.19万平方公里。极重度荒漠化和极重度沙化土地分别减少5.03%和7.90%。
  随着土地荒漠化和沙化程度的减轻,沙区植被状况也进一步好转。监测数据显示,2014年沙区的植被平均盖度为18.33%,增加了0.7个百分点。包括呼伦贝尔沙地、浑善达克沙地、科尔沁沙地、毛乌素沙地和库布其沙漠等在内的东部沙区植被盖度增加了8.3个百分点,固碳能力也相应提高了8.5%。
  与此同时,区域风沙天气也明显减少。近年来,我国东部沙区土壤风蚀状况呈减轻的趋势,土壤风蚀量下降了33%,地表释尘量下降了约37%,其中植被增加的贡献率为20%。沙尘天气明显减少,5年间平均每年出现沙尘天气9.4次,较上一个监测期减少了20.3%,北京地区平均每年出现2次,较上一个监测期减少了63.0%。
  值得一提的是,沙区环境的改善和植被状况的好转,带动了沙区林沙产业的快速发展。根据《公报》的数据,在防沙治沙过程中,各地大力发展特色林沙产业,沙区经济林果面积已达540万公顷,年产干鲜果品5360万吨,占全国年产量的33.9%。林果业的发展带动了种植、加工和贮运等产业的蓬勃发展,成为沙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和农民群众脱贫致富的拳头产业。仅新疆林果种植面积已突破146万公顷,年产量达650万吨,年产值达450多亿元,农民人均林果业收入达1400元。
  这些好的转变,我们或多或少都可以体会一二,特别是风沙天气的减少,生活在东部的居民都能有直接的感受。
  “边治理边破坏”是大难题   荒漠化和土地沙化这个顽固的“癌细胞”虽然减少了,但患癌的根本“病因”却没有改变。
  监测结果表明,中央确定的林业发展和生态建设战略、实施的一系列重大工程、采取的一系列重大政策措施,取得了显著成效。同时,目前我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依然分别占国土面积的1/4以上和1/6以上,这也表明,我国土地荒漠化和沙化状况依然严重,保护与治理任务依然艰巨,防治工作依然任重道远。
  新闻发布会上,张建龙表示,“我国土地荒漠化和沙化状况依然严重,保护与治理任务依然艰巨,防治工作依然任重道远。”
  “十三五”期间,全国需要完成10万平方公里的沙化土地治理任务,也就是每年需要治理2万平方公里,任务十分艰巨,并且都是一些剩下来的难啃的“硬骨头”,要想如期实现2020年防治目标,还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
  “沙区自然条件恶劣,生态系统脆弱,破坏容易恢复难。”张建龙说,我国有明显沙化趋势的30.03万平方公里土地,如果保护利用不当,极易成为新的沙化土地。同时,已有效治理的沙化土地中,初步治理的面积占55%,极易出现反复。此外,后续巩固与恢复任务繁重;还有28万平方公里的暂不具备治理条件的沙化土地,亟待封禁保护。
  目前,沙区的无序开发建设现象严重,沙区开垦、超载放牧、水资源过度开发利用等问题突出。数据显示,5年间沙区耕地和沙化耕地面积分别增加了3.60%和8.76%。2014年牧区县平均牲畜超载率达20.6%,内陆湖泊面积萎缩,河流断流现象时有发生,地下水位逐年下降。据专家研究,新疆塔里木河农业用水占比高达97%,近30年内蒙古湖泊个数和面积都减少了30%左右,科尔沁沙地农区地下水10年间下降了2.07米。这些都对沙区生态建设和植被保护构成了巨大威胁。
  未来5年如何实现50%治理率的目标?   加强荒漠化沙化综合治理,是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改善沙区生态和民生的迫切需要,也是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战略选择。2015年中央出台的《关于加快生态文明建设意见》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我国50%以上可治理的沙化土地要得到有效治理,然而,面对边治理边破坏的难题,这一目标要想如期实现,显然难度不小。
  “五中全会‘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了可治理的沙漠化治理率要达到50%,这是什么概念?还要治理10万平方公里的沙化土地,5年每年是3000万亩。我国每年完成的人工造林不到一亿亩,沙区占三分之一,任务非常艰巨。”张建龙说。
  他表示,“十三五”期间林业部门将多方施策、多管齐下,保证荒漠化和沙化土地治理,加大打击滥采滥伐等对沙区植被造成破坏的违法行为。三北防护林工程、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沙区封禁保护工程将加大沙区工程的投资力度,以大工程带动面上的防沙治沙。
  要把沙区的天然植被和经过这几十年的植树造林形成的植被保护好。对此,要加大打击滥采滥伐等对沙区植被造成破坏的违法行为,不能边治理边破坏。保护好现有植被,这是完成3000万亩任务的首要前提工作。
  “近年来,我们的造林绿化理念一直在转变。要树立自然恢复为主的理念,能够自然恢复的不要人工干预,自然恢复不了的一定要人工干预。”张建龙表示,沙区治理要坚持科学治理,科学治理要做到“两个结合、一个提高”。
  “两个结合”:第一个是飞、封、造结合。造林有不同的形式,分为飞播造林、封育造林、人工造林。只要是有条件的,能飞播的就要飞播;条件相当好有人工造林条件的要人工造林;一定要加大封育和飞播的力度。从实践来看,飞播、封育的效果非常好。第二个是乔、灌、草结合,以灌为主。灌木耐旱、根系发达,治理风沙效果好。所以,不要盲目地在没有条件的地方有意搞人工造林,造乔木林。
  “一个提高”即一定提高治理效果。张建龙说,3000万亩的目标一定要完成,但效果一定要保证好。不仅要有存活率,重要的还要有保存率。所以要加大科技含量,从树种选择、造林的方式方法、管理等等方面都要加大,包括推广先进的沙区技术。
  在我国的防沙治沙事业中,现在有三北防护林工程、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沙区封禁保护工程,加大这些沙区工程的投资力度,以大工程带动面上的防沙治沙工作是重要措施。
  植树造林一直是我国荒漠化与沙化土地治理的主要措施。据了解,我国的沙区许多地方历史上都有森林覆盖,内蒙古东部、河西走廊、新疆一些内陆河流域以及北疆的准噶尔盆地都有茂密的森林分布。沙区造林并非无的放矢,三北防护林工程、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都是沙区造林成功的范例。而沙区沙区植被的恢复不仅能够改善当地环境,同时对于令人头痛的雾霾问题也有作用。
  发布会上,面对雾霾严重、大风减少是否与三北防护林有关的疑问,国家林业局局长副局长张永利介绍说,雾霾形成有两个主要条件:一是污染物的排放;二是气候异常,特别是大气环流的异常导致这种天气增加,污染物不易扩散,从而形成了雾霾。而森林的防风作用仅限于近地风,根本达不到影响大气环流的程度,所以这个说法缺乏科学根据。
  张建龙也指出,植树造林不仅不会造成雾霾,对雾霾的治理还能起一定的作用,但这个作用是有限的,并不是造林就可以解决雾霾。植物有植物叶,有大量的生物量。北京林业大学有专门研究,植物吸附雾霾是肯定的,树叶上肯定要吸收一些雾霾,至于机理上能不能转化,这些还在研究。
  据最新的一次监测结果,2009年到2014年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区的植被盖度增加了7.73个百分点,相应的浑善达克沙地的土壤风蚀量减少1.08亿吨,地表释尘量减少了328万吨。
  “防沙治沙这是一个公益事业,国家应该投入,但是不能仅仅依靠国家投资治理。”张建龙表示,林业部门在创新机制,创新产权模式,创新投入补偿机制,把社会资本、银行资本、企业资本引进来,发挥全社会力量参与防沙治沙,通过机制创新调动全社会参与防沙治沙。
  “老大难老大难,老大重视就不难。”他表示,与省级人民政府签订防沙治沙目标责任书现在取得的成效不错。根据防沙治沙法,防沙治沙工作责任在地方政府,通过签定协议、传导压力,调动各级政府积极性,发挥政治优势。地方领导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是完成任务的一个重要措施。(记者 滕玲)

如果要一口气说出10个令人担忧的环境问题,雾霾、水污染、土壤污染、垃圾围城、沙尘、水土流失、生态环境退化……这一串熟悉的词汇几乎可以脱口而出。这其中,沙尘、水土流失、生态环境退化都能找到同一个元凶,那就是曾被称为地球的癌症的荒漠化。
2015年12月2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了第五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情况发布会。监测数据显示,我国荒漠化土地和沙化土地面积自2004年出现缩减以来,已经连续10 年保持了双缩减。但目前,我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分别仍占国土面积的1/4以上和1/6以上,成为我国最为严重的生态问题。
地球癌症总体得到遏制
长期有地球癌症隐患的我国,癌症的状况现在怎么样了?癌细胞是否减少?下一步又该如何治疗荒漠化与土体沙化这个癌呢?
在国务院新闻办2015年12月29日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林业局局长张建龙介绍,为了掌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情况,我国每5年组织开展一次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监测工作。第五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监测工作从2013年开始,历时2年多,组织了5000多名技术人员参与,综合运用了遥感、地理信息、全球定位和地面调查技术,获得了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现状及动态变化的最新数据。
我国荒漠化土地和沙化土地面积自2004年出现缩减以来,已经连续10年保持了‘双缩减’。张建龙表示,第五次监测结果显示,截至2014年,全国荒漠化土地面积261.16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27.20%;沙化土地面积172.1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17.93%;有明显沙化趋势的土地面积30.03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3.12%。实际有效治理的沙化土地面积20.37万平方公里,占沙化土地面积的11.8%。
根据国家林业局同日发布的《中国荒漠化和沙化状况公报(2015年)》(以下简称公报),第五次监测结果与第四次监测(2009年)相比有明显好转,呈现整体遏制、持续缩减、功能增强的良好态势。
与上次监测相比,荒漠化和沙化面积除了持续双缩减外,年均减少幅度也有所增加。全国荒漠化土地面积由262.37万平方公里减少到261.16万平方公里,净减少12120平方公里,年均减少2424平方公里。沙化土地由173.11万平方公里减少到172.12万平方公里,净减少9902平方公里,年均减少1980平方公里,与第四次监测期内的年均减少1717平方公里相比,减少的幅度有所增加,也就是前五年每年减少了1717平方公里的沙化面积,现在年均减少1980平方公里,减少速度明显在增加。
监测还发现,我国荒漠化和沙化程度继续减轻,呈现出由极重度向轻度转变的良好趋势。从荒漠化土地看,极重度减少2.83万平方公里,轻度增加8.36万平方公里;从沙化土地看,极重度减少7.48万平方公里,轻度增加4.19万平方公里。极重度荒漠化和极重度沙化土地分别减少5.03%和7.90%。
随着土地荒漠化和沙化程度的减轻,沙区植被状况也进一步好转。监测数据显示,2014年沙区的植被平均盖度为18.33%,增加了0.7个百分点。包括呼伦贝尔沙地、浑善达克沙地、科尔沁沙地、毛乌素沙地和库布其沙漠等在内的东部沙区植被盖度增加了8.3个百分点,固碳能力也相应提高了8.5%。
与此同时,区域风沙天气也明显减少。近年来,我国东部沙区土壤风蚀状况呈减轻的趋势,土壤风蚀量下降了33%,地表释尘量下降了约37%,其中植被增加的贡献率为20%。沙尘天气明显减少,5年间平均每年出现沙尘天气9.4次,较上一个监测期减少了20.3%,北京地区平均每年出现2次,较上一个监测期减少了63.0%。
值得一提的是,沙区环境的改善和植被状况的好转,带动了沙区林沙产业的快速发展。根据《公报》的数据,在防沙治沙过程中,各地大力发展特色林沙产业,沙区经济林果面积已达540万公顷,年产干鲜果品5360万吨,占全国年产量的33.9%。林果业的发展带动了种植、加工和贮运等产业的蓬勃发展,成为沙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和农民群众脱贫致富的拳头产业。仅新疆林果种植面积已突破146万公顷,年产量达650万吨,年产值达450多亿元,农民人均林果业收入达1400元。
这些好的转变,我们或多或少都可以体会一二,特别是风沙天气的减少,生活在东部的居民都能有直接的感受。
边治理边破坏是大难题
荒漠化和土地沙化这个顽固的癌细胞虽然减少了,但患癌的根本病因却没有改变。
监测结果表明,中央确定的林业发展和生态建设战略、实施的一系列重大工程、采取的一系列重大政策措施,取得了显著成效。同时,目前我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依然分别占国土面积的1/4以上和1/6以上,这也表明,我国土地荒漠化和沙化状况依然严重,保护与治理任务依然艰巨,防治工作依然任重道远。
新闻发布会上,张建龙表示,我国土地荒漠化和沙化状况依然严重,保护与治理任务依然艰巨,防治工作依然任重道远。
十三五期间,全国需要完成10万平方公里的沙化土地治理任务,也就是每年需要治理2万平方公里,任务十分艰巨,并且都是一些剩下来的难啃的硬骨头,要想如期实现2020年防治目标,还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
沙区自然条件恶劣,生态系统脆弱,破坏容易恢复难。张建龙说,我国有明显沙化趋势的30.03万平方公里土地,如果保护利用不当,极易成为新的沙化土地。同时,已有效治理的沙化土地中,初步治理的面积占55%,极易出现反复。此外,后续巩固与恢复任务繁重;还有28万平方公里的暂不具备治理条件的沙化土地,亟待封禁保护。
目前,沙区的无序开发建设现象严重,沙区开垦、超载放牧、水资源过度开发利用等问题突出。数据显示,5年间沙区耕地和沙化耕地面积分别增加了3.60%和8.76%。2014年牧区县平均牲畜超载率达20.6%,内陆湖泊面积萎缩,河流断流现象时有发生,地下水位逐年下降。据专家研究,新疆塔里木河农业用水占比高达97%,近30年内蒙古湖泊个数和面积都减少了30%左右,科尔沁沙地农区地下水10年间下降了2.07米。这些都对沙区生态建设和植被保护构成了巨大威胁。
未来5年如何实现50%治理率的目标?
加强荒漠化沙化综合治理,是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改善沙区生态和民生的迫切需要,也是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战略选择。2015年中央出台的《关于加快生态文明建设意见》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我国50%以上可治理的沙化土地要得到有效治理,然而,面对边治理边破坏的难题,这一目标要想如期实现,显然难度不小。
五中全会‘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了可治理的沙漠化治理率要达到50%,这是什么概念?还要治理10万平方公里的沙化土地,5年每年是3000万亩。我国每年完成的人工造林不到一亿亩,沙区占三分之一,任务非常艰巨。张建龙说。
他表示,十三五期间林业部门将多方施策、多管齐下,保证荒漠化和沙化土地治理,加大打击滥采滥伐等对沙区植被造成破坏的违法行为。三北防护林工程、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沙区封禁保护工程将加大沙区工程的投资力度,以大工程带动面上的防沙治沙。
要把沙区的天然植被和经过这几十年的植树造林形成的植被保护好。对此,要加大打击滥采滥伐等对沙区植被造成破坏的违法行为,不能边治理边破坏。保护好现有植被,这是完成3000万亩任务的首要前提工作。
近年来,我们的造林绿化理念一直在转变。要树立自然恢复为主的理念,能够自然恢复的不要人工干预,自然恢复不了的一定要人工干预。张建龙表示,沙区治理要坚持科学治理,科学治理要做到两个结合、一个提高。
两个结合:第一个是飞、封、造结合。造林有不同的形式,分为飞播造林、封育造林、人工造林。只要是有条件的,能飞播的就要飞播;条件相当好有人工造林条件的要人工造林;一定要加大封育和飞播的力度。从实践来看,飞播、封育的效果非常好。第二个是乔、灌、草结合,以灌为主。灌木耐旱、根系发达,治理风沙效果好。所以,不要盲目地在没有条件的地方有意搞人工造林,造乔木林。
一个提高即一定提高治理效果。张建龙说,3000万亩的目标一定要完成,但效果一定要保证好。不仅要有存活率,重要的还要有保存率。所以要加大科技含量,从树种选择、造林的方式方法、管理等等方面都要加大,包括推广先进的沙区技术。
在我国的防沙治沙事业中,现在有三北防护林工程、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沙区封禁保护工程,加大这些沙区工程的投资力度,以大工程带动面上的防沙治沙工作是重要措施。
澳门永利集团手机版,植树造林一直是我国荒漠化与沙化土地治理的主要措施。据了解,我国的沙区许多地方历史上都有森林覆盖,内蒙古东部、河西走廊、新疆一些内陆河流域以及北疆的准噶尔盆地都有茂密的森林分布。沙区造林并非无的放矢,三北防护林工程、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都是沙区造林成功的范例。而沙区沙区植被的恢复不仅能够改善当地环境,同时对于令人头痛的雾霾问题也有作用。
发布会上,面对雾霾严重、大风减少是否与三北防护林有关的疑问,国家林业局局长副局长张永利介绍说,雾霾形成有两个主要条件:一是污染物的排放;二是气候异常,特别是大气环流的异常导致这种天气增加,污染物不易扩散,从而形成了雾霾。而森林的防风作用仅限于近地风,根本达不到影响大气环流的程度,所以这个说法缺乏科学根据。
张建龙也指出,植树造林不仅不会造成雾霾,对雾霾的治理还能起一定的作用,但这个作用是有限的,并不是造林就可以解决雾霾。植物有植物叶,有大量的生物量。北京林业大学有专门研究,植物吸附雾霾是肯定的,树叶上肯定要吸收一些雾霾,至于机理上能不能转化,这些还在研究。
澳门永利网站,据最新的一次监测结果,2009年到2014年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区的植被盖度增加了7.73个百分点,相应的浑善达克沙地的土壤风蚀量减少1.08亿吨,地表释尘量减少了328万吨。
永利 yl8.cc线路检测,防沙治沙这是一个公益事业,国家应该投入,但是不能仅仅依靠国家投资治理。张建龙表示,林业部门在创新机制,创新产权模式,创新投入补偿机制,把社会资本、银行资本、企业资本引进来,发挥全社会力量参与防沙治沙,通过机制创新调动全社会参与防沙治沙。
老大难老大难,老大重视就不难。他表示,与省级人民政府签订防沙治沙目标责任书现在取得的成效不错。根据防沙治沙法,防沙治沙工作责任在地方政府,通过签定协议、传导压力,调动各级政府积极性,发挥政治优势。地方领导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是完成任务的一个重要措施。(记者 滕玲)

据统计,“八五”期间,我国共完成飞播造林面积403.6万公顷;“九五”期间,我国飞播造林面积下降到333.1万公顷;“十五”期间,飞播造林面积进一步下降到311.6万公顷。

国家林业局造林经营处有关负责人日前在山东滨州举办的中国首届国际通用航空产业博览会上说,相比人工造林而言,飞播造林的成效率相对较低,一些地方因此忽略了飞播造林的重要性。事实上,由于混播造林、播区植被处理等技术的应用,近年来我国飞播造林成效率不断提高。全国造林核查结果显示,2002年飞播造林成效率为32.3%,2003年为43.4%,2004年受干旱等因素影响一度下降至24.6%,2005年攀升至43.9%的历史最高水平。

据了解,目前我国还有荒漠化土地263.62万平方公里,沙化土地173.97万平方公里,以及不少宜林荒山、荒地及荒沙地。特别是西部地区,风沙干旱频繁,沙化和水土流失严重,是我国生态环境最脆弱的地区,这些地区人工造林的难度很大。

国家林业局造林经营处有关负责人认为,飞播造林具有速度快、省劳力、投入少、成本低、不受地形限制等优势,能深入交通不便的偏远山区、沙区等难造林地区,在短期内恢复植被,遏止水土流失和土地荒漠化,在加速我国生态建设过程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飞播造林工作仍需继续加强。(记者邓卫华、温浩江)

本文由永利集团发布于林业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剩下的都是,飞播造林改变西部水土流失状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